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气质美女  »  我的女神若琳
我的女神若琳

(1)年會K房大亂鬥

1米7的身高,纖瘦的大長腿,水蛇一樣的腰部,C+級別的胸部,前凸後翹,完全是不輸時裝模特的身材。俏麗的瓜子臉,挺拔的鼻樑,略微深邃的眼窩,五官就像混血兒般精緻。飄逸的長髮,雪白的肌膚,加上時尚的打扮,這就是若琳,我的女神,我遇到過最美的女人。

我叫張偉,國內重名最多的名字,很普通對吧,事實上,我也只是個普通人。

我和若琳認識多年,我們是高中同學,大學同校不同系,畢業後在同一家廣告公司工作,我在市場部,負責跑業務,她則在策劃部,負責執行工作,也就是幫客戶搞活動啦。而我們都住在公司宿舍,是單身公寓,她就住在我對門。

我是她的男閨蜜,可以無話不聊卻又無床可上,吃之無味棄之可惜,很雞肋對吧。

若琳大學時代有個很愛的男朋友,兩年前,也就是畢業前不久,兩人遇上車禍,她的男朋友就永遠地離開她。從此以後,雖然很多男人,有青年才俊,有高富帥,有富二代,有成功人士,很多優秀的男人追求她,她都不為所動,因為她男朋友離世的那一刻,她就把她的內心永遠地冰封起來。

在若琳傷心的日子裡,我這個好朋友也盡心地安慰她,照顧她,我想向她表白,但是聰明的她在我開口之前,就告訴我,她把我看成是最好的朋友,一輩子的朋友,男閨蜜……也就是,變相地拒絕了我。我也只好做個稱職的男閨蜜,在她身邊默默地愛護她。

“今年,本公司的業績非常靚麗,謝謝在座各位,希望明年再接再厲,再創佳績。”要不是看在大紅包的份上,我猜也沒幾人想聽老闆在用官話瞎掰吧。

“兄弟們,姐妹們,吃完這頓飯,我們去唱K,我買單。”喲,原來還有下半場啊,看來我歌神張學友……哦不,是張偉,要在爾等凡夫俗子面前大展歌喉了。

“謝謝老闆……老闆萬歲……”同事們開始在瞎起哄。

“張偉好帥!”一曲深情後,若琳最先為我歡呼,其他同事也跟著喝彩……若琳不愧為我最好的朋友,總是給我最強力的支持。

我們唱著K,喝著酒,猜著拳,一直到深夜也不願離去,而那些結了婚的老員工,都漸漸離場回家了,只剩下我們住在公司宿舍的幾個年輕人,狗哥、灰狼、阿明、阿明的女友小美、若琳,還有我。

若琳的酒量很差,已經趴在沙發上醉得不省人事了,而阿明的女友小美,一直和男同事玩骰盅樂此不疲,像是個夜場老手,面對狗哥和灰狼輪番轟炸絲毫不怯場。

“偉哥……”這時候,之前一直在唱歌的我已經很累,躺在沙發上快要睡著了,忽然聽到阿明呼喊我,然後拍了幾下我的臉,好像在打探我是否真的睡著了。我不想搭理他們,便假裝睡著,讓他們自個玩。

“那個礙事的睡了嗎?”我聽到灰狼的聲音。

“睡了。”阿明回了一句。

“兄弟們,真正的派對,開始咯!”那是狗哥的聲音。

什麼情況,他們有好玩的,竟然不預我一份,平時還好意思稱兄道弟。我偷偷撐開眼縫,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。

我去,狗哥和灰狼正在脫若琳的衣服……今天我們剛從公司下班,都是穿的職業裝。而此刻若琳的上衣襯衫已經解開,被扔到一邊去了,接著是裙子,也被解開了脫了下來。他們竟然要趁著若琳醉酒而迷奸若琳!

我正想上前阻止,但是想到若琳無情地拒絕我的求愛,她又不是我的女人,她不過把我當成情感垃圾桶,聽她平時那些傾訴的“樹洞”而已,我救她作甚。

“我去,這胸有點料啊,可是這罩子怎麼解啊?”狗哥和灰狼兩個大男人,看來是吃葷經驗比較少,竟然不會解女人的胸罩。

“我來吧。”咦,小美竟然走到若琳面前,把手伸到若琳的後背,“啪嗒”一下,就把胸罩解開了。若琳的胸部便出現在所有人,包括我的眼前。渾圓的乳球上面,乳暈很小,色澤很淺,真是對極品乳房啊。狗哥和灰狼兩個色鬼,馬上一人一口吸著若琳飽滿的乳房。

我注意到若琳的臉,在胸部被兩個男人吸吮舔弄的時候,只是輕輕皺了下眉頭,沒有別的反應,看來真是醉得不省人事。還好,不然她醒來發現這一切,不知道該怎樣收場了。

正當我觀察若琳的表情,認定她真的醉得不省人事的時候,忽然隱約聽到若琳“啊”的一聲,我沒有聽錯,這聲音確實是從若琳口中發出的,因為她的嘴已經微微張開了,而導致她發出聲音的人,並不是吸著她胸部的狗哥和灰狼,而是阿明。

我把視線下移到若琳的下身,她的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扯了下來,掛在穿著黑色絲襪的腿上,而阿明竟然當著他女友小美的面,把頭埋在若琳的兩腿之間,在給若琳口交。三個男人,不約而同地用嘴在逗弄著沈醉中的女神若琳。而在一旁的小美,並沒有吃醋,而是一件一件脫下身上的衣服,露出身材同樣火辣的胴體。

三個男人過了幾分鐘口癮之後,便離開了若琳的身體,他們此刻在幹什麼呢?咦,他們在猜拳,好像在決定誰先上……一輪“商量後”,好像是談妥了,那三個男人迅速脫下衣服,又圍攏在美麗赤裸的若琳身邊。

灰狼率先挺起他的肉棒,走到岔開雙腿正面躺坐著的若琳身前,對準若琳的肉穴,噗嗤一下就插進去了。灰狼如此容易就插進去,還是多虧了阿明剛才的口交啊,想必若琳的愛液和著阿明的口水,在給灰狼的肉棒充當潤滑劑呢。

“好緊,好暖,真爽……”灰狼一邊抽插,一邊在感歎,幹女神就是不一樣,比在宿舍看黃片擼爽多了。

此時,阿明走到若琳身邊,用雙手扶著若琳漂亮的臉蛋,掰開若琳的嘴,把自己的肉棒放進若琳的嘴裡,然後緩慢地抽插著。一個絕世美人竟然在給自己口交,阿明此時已經爽得完全把女友忘在腦後了。而他的女友,小美,現在竟然抱著狗哥,在沙發上狂野地甩動著腰肢,而下體早已和狗哥的下身連為一體呢……

我去,這場面竟然如此勁爆,看得我下體都凸起來,要是被他們發現我勃起,知道我裝睡怎麼辦,我假裝睡夢中轉身,跌倒在沙發上,蜷縮著腿,正好遮住我勃起的下身,又可以繼續偷看他們的動作。

他們瞧我這邊看了一眼,以為我只是翻身再睡,便不再理我,繼續熱火朝天……

“啊……太爽了……啊……要射了……”一直抽插著若琳的灰狼似乎到了極限,要發射了。他不會在若琳體內發射吧,要是若琳懷孕了怎麼辦。還好,當灰狼站起來走開時,我看到一股白色的精液掛在若琳大腿的黑色絲襪上。看來他們也知道,畢竟一場同事,再怎麼鬧也不能搞出“人命”出來。

灰狼走到小美和狗哥身邊,示意要換人了,此時狗哥已經趴在小美身上,過了十多秒才依依不捨地拔出肉棒。哇靠,我還以為狗哥會在小美體外射精的,沒想到,精液從小美的陰道口流了出來,狗哥竟然在小美男朋友身邊把小美內射了。

我還以為,今晚他們怎麼玩,也不會內射吧,畢竟都是一場同事,誰搞大了誰肚子都不好,但是小美竟然任由男友以外的人在自己體內射精,這完全超出我的預料之外。不過想想也並無不妥,也許小美自知今天是安全期,或者早就吃了避孕藥呢。哎,只希望他們不要在若琳體內射精就好了,我和若琳再怎麼不可能在一起,我也不想她糊裡糊塗就懷上別人的孩子。

小美沒有顧及自己下體還流淌著狗哥的精液,馬上把剛剛射過精,馬眼還掛著一絲白色精液的灰狼的肉棒吞放進自己的嘴巴裡。經過一番吸吮,灰狼的肉棒已經再度勃起,而小美吐出了灰狼勃起的肉棒後,休息了幾秒鐘,便重新把肉棒連根吞進嘴裡。是的,我沒有看錯,是完全吞沒在小美的小嘴裡。灰狼的肉棒肯定比小美口腔的深度要長,而此舉必然穿過小美的喉嚨,深入小美的食道。面對這一切,小美的男友阿明竟然毫不介意,任由自己的女友給別的男人內射和深喉。

狗哥過來接替阿明的位置,把剛剛射過精的肉棒放進若琳的嘴裡“清潔”,而阿明卻搖搖頭,輕輕推了狗哥一下,讓狗哥的肉棒被推離若琳的嘴。原來阿明想用別的姿勢肏若琳,他擺弄著若琳,使之像小狗一樣跪趴在沙發上,然後從後面插入若琳濕漉漉的肉穴,而狗哥也心領神會,坐到若琳面前,捧起若琳的頭,把若琳美麗的秀髮撥開,露出她俏麗的臉,把肉棒捅進她的嘴裡。然後,狗哥便可以近距離欣賞著絕色女神給他吹簫。

由於跪在沙發上,阿明很容易發力,所以抽插力度比灰狼強烈得多,若琳的身體也承受著強烈的衝擊,不斷前後擺動,而狗哥也正好端坐著不用動,因為若琳的嘴也隨著身體快速前後擺動,套弄著自己的肉棒,毫不費力就得到快感。

另一邊廂,灰狼在小美的深喉攻勢下很快就二度射精,然後頹然坐在沙發上,看來經過一晚狂歡,再加上短時間內兩度射精,灰狼的體力也被榨幹了。而小美剛才在感覺灰狼要射精的時候,並沒有推開灰狼,任由灰狼把精液射到口腔裡。我去,她現在豈不是上面下面兩個口都裝著男友以外的男人的精液?這小美竟然在男友面前被別的男人內射和口爆,看來是個大騷貨,不知道我以後是否有幸可以和她玩上一次。

小美含著灰狼的精液,過了半分鐘,直到灰狼躺在沙發上,才偷偷地吐了出來,灰狼當然開心,雖然小美不願意吞下自己的精液,但至少自己的精液在小美的口腔裡留存了半分鐘,也是相當有成就感了。

幾分鐘後,由於一直維持高速衝刺,阿明也快到極限,噗嗤一下,阿明從若琳體內抽出陰莖,一發精液便隨即從阿明的龜頭發射出來,劃過空中,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線,降落在若琳腦後的秀髮上,白色的精液在黑色的秀髮上更顯清晰。

阿明射完之後,也像個洩氣的皮球一樣,坐到灰狼身邊,而狗哥則把若琳抱起,自己坐在沙發上,讓若琳趴在自己身前,用面對面方式幹著若琳。若琳很瘦,背部線條很清晰,雖然看不到那銷魂的臉和胸前的肉球,但是性感光滑的背部在狗哥身上不斷躍動,依然讓人鼻血橫流。

但是,馬上,這個讓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就被遮蓋住了。原來,小美走到我身前,她要幹嘛?

小美蹲下身子,然後用手推開我蜷縮著的腿,並且解開我的皮帶……再這樣解下去,我的陰莖勃起的事實就要被小美識穿,我一直的裝睡就要暴露,但是我又實在沒有辦法,只能聽任小美擺佈。

小美解開我的褲紐扣,拉開我的褲鏈,把內褲向下一拉,我那根堅硬的肉棒便老實地跳了出來,小美輕輕“哼”了一聲,似乎在嘲笑我裝睡。還好她並沒有揭穿我,而是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我陰莖的莖身,一股暢快的感覺馬上湧上我的大腦。

小弟一直品行端正,也沒交過女朋友,自然也沒試過和女人親密接觸,沒想到我第一次和女人親密接觸,竟然是同事的女友,一個火辣的騷貨。小美舔了幾下我的肉棒後,便把我的肉棒放進自己的嘴裡,開始吞吐。小美似乎很有經驗,口交過程完全沒有齒感,看來阿明平時沒少調教她,或者是她這個歡場老手早就含過無數男人的肉棒,駕輕就熟了。

哎喲,我差點忘了,小美剛才還被灰狼口爆過呢,口腔裡必然殘存著灰狼的精液,她現在這樣含著我的肉棒,怎麼覺得有點噁心呢。可是,我的肉棒卻沒有大腦那麼糾結,溫暖濕潤的口腔讓它雄姿英發,絲毫沒有因為被灰狼殘存的精液沾染而洩氣。

小美不斷快速地套弄著我的肉棒,而那邊,狗哥抱著毫無知覺的若琳快速地抽插著,仿佛在和我競賽誰先射精。過了幾分鐘,狗哥終於忍不住了,支起若琳,肉棒剛離開若琳的肉穴,精液就噗嗤噗嗤地射出來,射在陰道口周圍,掛在黑色的陰毛上。哇,好險,要是再晚一刻,我的女神可能就要懷上狗哥的孩子了。

若琳趴在狗哥身上,通體潮紅,身體不斷地起伏著,雖然她大腦因為醉酒而沒知覺,可是身體經歷三個男人的洗禮,一定也爽翻了,累壞了。不知道她明天醒來,會不會懷疑今晚發生過什麼呢。

此時,我的快感也來了,噗嗤一下,我在小美溫熱的口腔裡發射。小美含著我的精液,面朝著我,鬼魅地一笑。全場只有她知道我是醒著的,她這個笑容是什麼意思,是嘲笑我裝睡?還是打算以後和我真刀真槍地幹上一場?正當我思考著她的意圖的時候,她咕嚕一下,把我的精液吞進肚子裡了……我沒看錯,她真的吞精了,之前灰狼的精液她也沒有吞下只是吐出來,而她卻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。她是什麼意思?難道是……老娘吃定你了……

休息了十多分鐘後,三個男人各自穿上衣服,而小美也仔細地幫我和若琳收拾身體上的痕跡,然後他們四人一起把我和若琳送回宿舍。阿明和小美這對情侶負責攙扶我,我當然是繼續假裝睡覺唄,只是偶爾向前面瞄上幾眼,攙扶若琳的狗哥和灰狼,手上又開始不規矩,在若琳身上亂摸。

回到宿舍後,小美從我的褲兜裡找鑰匙,乘機摸了我的下體,我馬上來了反應,哇靠,阿明還在我身旁扶著我呢,忍住,一定要忍住。我好不容易忍住沒暴露,而小美已經找到鑰匙打開房門,然後和阿明把我放到床上。

“親愛的,不要走,我們在這裡來一場嘛,反正他也不知道……”

我去,我已經裝睡裝了一個晚上了,這個淫娃小美還不放過我,還要在我面前上演活春宮。不行,我可不願意他們在我房間裡再搞了,於是開始假裝睡醒,揉了揉眼睛,轉過頭面向他們,睡眼惺忪地望著他們。

阿明一臉無奈,跟我道了晚安,讓我好好休息,便拉著小美回去,而小美在出房門的一刹那,回頭看了我一眼,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,仿佛說,敢跟老娘作對,你死定了……

呼,一切都過去了,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。第二天醒來,我便到樓下買了早餐,敲響了若琳的房門。我想打聽打聽,看看她還記不記得昨晚的事。若琳打開房門,還穿著昨天的職業裝,看來是剛睡醒。她看到我,便把我讓進房內,自己去浴室換了件休閒衫,才出來和我一起吃早餐。

“昨晚可能玩得太瘋了,今天整個身子都散架似的。”若琳似乎完全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了。

“是你送我回來的吧,你真好,來,賞你個燒賣……”若琳叉起一件燒賣送到我嘴邊。

“你賞什麼啊你,這本來就是我買的好不好……”我毫不客氣吞下了她送過來的燒賣。就這樣,和平時一樣,我倆嘻嘻哈哈地度過一個愉快的早上。

我多麼希望,她能像現在一樣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,儘快忘掉她前任離去帶給她的心傷,就像忘掉昨晚的經歷一樣,迎來風雨後的陽光。

(1)年會K房大亂鬥

1米7的身高,纖瘦的大長腿,水蛇一樣的腰部,C+級別的胸部,前凸後翹,完全是不輸時裝模特的身材。俏麗的瓜子臉,挺拔的鼻樑,略微深邃的眼窩,五官就像混血兒般精緻。飄逸的長髮,雪白的肌膚,加上時尚的打扮,這就是若琳,我的女神,我遇到過最美的女人。

我叫張偉,國內重名最多的名字,很普通對吧,事實上,我也只是個普通人。

我和若琳認識多年,我們是高中同學,大學同校不同系,畢業後在同一家廣告公司工作,我在市場部,負責跑業務,她則在策劃部,負責執行工作,也就是幫客戶搞活動啦。而我們都住在公司宿舍,是單身公寓,她就住在我對門。

我是她的男閨蜜,可以無話不聊卻又無床可上,吃之無味棄之可惜,很雞肋對吧。

若琳大學時代有個很愛的男朋友,兩年前,也就是畢業前不久,兩人遇上車禍,她的男朋友就永遠地離開她。從此以後,雖然很多男人,有青年才俊,有高富帥,有富二代,有成功人士,很多優秀的男人追求她,她都不為所動,因為她男朋友離世的那一刻,她就把她的內心永遠地冰封起來。

在若琳傷心的日子裡,我這個好朋友也盡心地安慰她,照顧她,我想向她表白,但是聰明的她在我開口之前,就告訴我,她把我看成是最好的朋友,一輩子的朋友,男閨蜜……也就是,變相地拒絕了我。我也只好做個稱職的男閨蜜,在她身邊默默地愛護她。

“今年,本公司的業績非常靚麗,謝謝在座各位,希望明年再接再厲,再創佳績。”要不是看在大紅包的份上,我猜也沒幾人想聽老闆在用官話瞎掰吧。

“兄弟們,姐妹們,吃完這頓飯,我們去唱K,我買單。”喲,原來還有下半場啊,看來我歌神張學友……哦不,是張偉,要在爾等凡夫俗子面前大展歌喉了。

“謝謝老闆……老闆萬歲……”同事們開始在瞎起哄。

“張偉好帥!”一曲深情後,若琳最先為我歡呼,其他同事也跟著喝彩……若琳不愧為我最好的朋友,總是給我最強力的支持。

我們唱著K,喝著酒,猜著拳,一直到深夜也不願離去,而那些結了婚的老員工,都漸漸離場回家了,只剩下我們住在公司宿舍的幾個年輕人,狗哥、灰狼、阿明、阿明的女友小美、若琳,還有我。

若琳的酒量很差,已經趴在沙發上醉得不省人事了,而阿明的女友小美,一直和男同事玩骰盅樂此不疲,像是個夜場老手,面對狗哥和灰狼輪番轟炸絲毫不怯場。

“偉哥……”這時候,之前一直在唱歌的我已經很累,躺在沙發上快要睡著了,忽然聽到阿明呼喊我,然後拍了幾下我的臉,好像在打探我是否真的睡著了。我不想搭理他們,便假裝睡著,讓他們自個玩。

“那個礙事的睡了嗎?”我聽到灰狼的聲音。

“睡了。”阿明回了一句。

“兄弟們,真正的派對,開始咯!”那是狗哥的聲音。

什麼情況,他們有好玩的,竟然不預我一份,平時還好意思稱兄道弟。我偷偷撐開眼縫,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。

我去,狗哥和灰狼正在脫若琳的衣服……今天我們剛從公司下班,都是穿的職業裝。而此刻若琳的上衣襯衫已經解開,被扔到一邊去了,接著是裙子,也被解開了脫了下來。他們竟然要趁著若琳醉酒而迷奸若琳!

我正想上前阻止,但是想到若琳無情地拒絕我的求愛,她又不是我的女人,她不過把我當成情感垃圾桶,聽她平時那些傾訴的“樹洞”而已,我救她作甚。

“我去,這胸有點料啊,可是這罩子怎麼解啊?”狗哥和灰狼兩個大男人,看來是吃葷經驗比較少,竟然不會解女人的胸罩。

“我來吧。”咦,小美竟然走到若琳面前,把手伸到若琳的後背,“啪嗒”一下,就把胸罩解開了。若琳的胸部便出現在所有人,包括我的眼前。渾圓的乳球上面,乳暈很小,色澤很淺,真是對極品乳房啊。狗哥和灰狼兩個色鬼,馬上一人一口吸著若琳飽滿的乳房。

我注意到若琳的臉,在胸部被兩個男人吸吮舔弄的時候,只是輕輕皺了下眉頭,沒有別的反應,看來真是醉得不省人事。還好,不然她醒來發現這一切,不知道該怎樣收場了。

正當我觀察若琳的表情,認定她真的醉得不省人事的時候,忽然隱約聽到若琳“啊”的一聲,我沒有聽錯,這聲音確實是從若琳口中發出的,因為她的嘴已經微微張開了,而導致她發出聲音的人,並不是吸著她胸部的狗哥和灰狼,而是阿明。

我把視線下移到若琳的下身,她的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扯了下來,掛在穿著黑色絲襪的腿上,而阿明竟然當著他女友小美的面,把頭埋在若琳的兩腿之間,在給若琳口交。三個男人,不約而同地用嘴在逗弄著沈醉中的女神若琳。而在一旁的小美,並沒有吃醋,而是一件一件脫下身上的衣服,露出身材同樣火辣的胴體。

三個男人過了幾分鐘口癮之後,便離開了若琳的身體,他們此刻在幹什麼呢?咦,他們在猜拳,好像在決定誰先上……一輪“商量後”,好像是談妥了,那三個男人迅速脫下衣服,又圍攏在美麗赤裸的若琳身邊。

灰狼率先挺起他的肉棒,走到岔開雙腿正面躺坐著的若琳身前,對準若琳的肉穴,噗嗤一下就插進去了。灰狼如此容易就插進去,還是多虧了阿明剛才的口交啊,想必若琳的愛液和著阿明的口水,在給灰狼的肉棒充當潤滑劑呢。

“好緊,好暖,真爽……”灰狼一邊抽插,一邊在感歎,幹女神就是不一樣,比在宿舍看黃片擼爽多了。

此時,阿明走到若琳身邊,用雙手扶著若琳漂亮的臉蛋,掰開若琳的嘴,把自己的肉棒放進若琳的嘴裡,然後緩慢地抽插著。一個絕世美人竟然在給自己口交,阿明此時已經爽得完全把女友忘在腦後了。而他的女友,小美,現在竟然抱著狗哥,在沙發上狂野地甩動著腰肢,而下體早已和狗哥的下身連為一體呢……

我去,這場面竟然如此勁爆,看得我下體都凸起來,要是被他們發現我勃起,知道我裝睡怎麼辦,我假裝睡夢中轉身,跌倒在沙發上,蜷縮著腿,正好遮住我勃起的下身,又可以繼續偷看他們的動作。

他們瞧我這邊看了一眼,以為我只是翻身再睡,便不再理我,繼續熱火朝天……

“啊……太爽了……啊……要射了……”一直抽插著若琳的灰狼似乎到了極限,要發射了。他不會在若琳體內發射吧,要是若琳懷孕了怎麼辦。還好,當灰狼站起來走開時,我看到一股白色的精液掛在若琳大腿的黑色絲襪上。看來他們也知道,畢竟一場同事,再怎麼鬧也不能搞出“人命”出來。

灰狼走到小美和狗哥身邊,示意要換人了,此時狗哥已經趴在小美身上,過了十多秒才依依不捨地拔出肉棒。哇靠,我還以為狗哥會在小美體外射精的,沒想到,精液從小美的陰道口流了出來,狗哥竟然在小美男朋友身邊把小美內射了。

我還以為,今晚他們怎麼玩,也不會內射吧,畢竟都是一場同事,誰搞大了誰肚子都不好,但是小美竟然任由男友以外的人在自己體內射精,這完全超出我的預料之外。不過想想也並無不妥,也許小美自知今天是安全期,或者早就吃了避孕藥呢。哎,只希望他們不要在若琳體內射精就好了,我和若琳再怎麼不可能在一起,我也不想她糊裡糊塗就懷上別人的孩子。

小美沒有顧及自己下體還流淌著狗哥的精液,馬上把剛剛射過精,馬眼還掛著一絲白色精液的灰狼的肉棒吞放進自己的嘴巴裡。經過一番吸吮,灰狼的肉棒已經再度勃起,而小美吐出了灰狼勃起的肉棒後,休息了幾秒鐘,便重新把肉棒連根吞進嘴裡。是的,我沒有看錯,是完全吞沒在小美的小嘴裡。灰狼的肉棒肯定比小美口腔的深度要長,而此舉必然穿過小美的喉嚨,深入小美的食道。面對這一切,小美的男友阿明竟然毫不介意,任由自己的女友給別的男人內射和深喉。

狗哥過來接替阿明的位置,把剛剛射過精的肉棒放進若琳的嘴裡“清潔”,而阿明卻搖搖頭,輕輕推了狗哥一下,讓狗哥的肉棒被推離若琳的嘴。原來阿明想用別的姿勢肏若琳,他擺弄著若琳,使之像小狗一樣跪趴在沙發上,然後從後面插入若琳濕漉漉的肉穴,而狗哥也心領神會,坐到若琳面前,捧起若琳的頭,把若琳美麗的秀髮撥開,露出她俏麗的臉,把肉棒捅進她的嘴裡。然後,狗哥便可以近距離欣賞著絕色女神給他吹簫。

由於跪在沙發上,阿明很容易發力,所以抽插力度比灰狼強烈得多,若琳的身體也承受著強烈的衝擊,不斷前後擺動,而狗哥也正好端坐著不用動,因為若琳的嘴也隨著身體快速前後擺動,套弄著自己的肉棒,毫不費力就得到快感。

另一邊廂,灰狼在小美的深喉攻勢下很快就二度射精,然後頹然坐在沙發上,看來經過一晚狂歡,再加上短時間內兩度射精,灰狼的體力也被榨幹了。而小美剛才在感覺灰狼要射精的時候,並沒有推開灰狼,任由灰狼把精液射到口腔裡。我去,她現在豈不是上面下面兩個口都裝著男友以外的男人的精液?這小美竟然在男友面前被別的男人內射和口爆,看來是個大騷貨,不知道我以後是否有幸可以和她玩上一次。

小美含著灰狼的精液,過了半分鐘,直到灰狼躺在沙發上,才偷偷地吐了出來,灰狼當然開心,雖然小美不願意吞下自己的精液,但至少自己的精液在小美的口腔裡留存了半分鐘,也是相當有成就感了。

幾分鐘後,由於一直維持高速衝刺,阿明也快到極限,噗嗤一下,阿明從若琳體內抽出陰莖,一發精液便隨即從阿明的龜頭發射出來,劃過空中,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線,降落在若琳腦後的秀髮上,白色的精液在黑色的秀髮上更顯清晰。

阿明射完之後,也像個洩氣的皮球一樣,坐到灰狼身邊,而狗哥則把若琳抱起,自己坐在沙發上,讓若琳趴在自己身前,用面對面方式幹著若琳。若琳很瘦,背部線條很清晰,雖然看不到那銷魂的臉和胸前的肉球,但是性感光滑的背部在狗哥身上不斷躍動,依然讓人鼻血橫流。

但是,馬上,這個讓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就被遮蓋住了。原來,小美走到我身前,她要幹嘛?

小美蹲下身子,然後用手推開我蜷縮著的腿,並且解開我的皮帶……再這樣解下去,我的陰莖勃起的事實就要被小美識穿,我一直的裝睡就要暴露,但是我又實在沒有辦法,只能聽任小美擺佈。

小美解開我的褲紐扣,拉開我的褲鏈,把內褲向下一拉,我那根堅硬的肉棒便老實地跳了出來,小美輕輕“哼”了一聲,似乎在嘲笑我裝睡。還好她並沒有揭穿我,而是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我陰莖的莖身,一股暢快的感覺馬上湧上我的大腦。

小弟一直品行端正,也沒交過女朋友,自然也沒試過和女人親密接觸,沒想到我第一次和女人親密接觸,竟然是同事的女友,一個火辣的騷貨。小美舔了幾下我的肉棒後,便把我的肉棒放進自己的嘴裡,開始吞吐。小美似乎很有經驗,口交過程完全沒有齒感,看來阿明平時沒少調教她,或者是她這個歡場老手早就含過無數男人的肉棒,駕輕就熟了。

哎喲,我差點忘了,小美剛才還被灰狼口爆過呢,口腔裡必然殘存著灰狼的精液,她現在這樣含著我的肉棒,怎麼覺得有點噁心呢。可是,我的肉棒卻沒有大腦那麼糾結,溫暖濕潤的口腔讓它雄姿英發,絲毫沒有因為被灰狼殘存的精液沾染而洩氣。

小美不斷快速地套弄著我的肉棒,而那邊,狗哥抱著毫無知覺的若琳快速地抽插著,仿佛在和我競賽誰先射精。過了幾分鐘,狗哥終於忍不住了,支起若琳,肉棒剛離開若琳的肉穴,精液就噗嗤噗嗤地射出來,射在陰道口周圍,掛在黑色的陰毛上。哇,好險,要是再晚一刻,我的女神可能就要懷上狗哥的孩子了。

若琳趴在狗哥身上,通體潮紅,身體不斷地起伏著,雖然她大腦因為醉酒而沒知覺,可是身體經歷三個男人的洗禮,一定也爽翻了,累壞了。不知道她明天醒來,會不會懷疑今晚發生過什麼呢。

此時,我的快感也來了,噗嗤一下,我在小美溫熱的口腔裡發射。小美含著我的精液,面朝著我,鬼魅地一笑。全場只有她知道我是醒著的,她這個笑容是什麼意思,是嘲笑我裝睡?還是打算以後和我真刀真槍地幹上一場?正當我思考著她的意圖的時候,她咕嚕一下,把我的精液吞進肚子裡了……我沒看錯,她真的吞精了,之前灰狼的精液她也沒有吞下只是吐出來,而她卻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。她是什麼意思?難道是……老娘吃定你了……

休息了十多分鐘後,三個男人各自穿上衣服,而小美也仔細地幫我和若琳收拾身體上的痕跡,然後他們四人一起把我和若琳送回宿舍。阿明和小美這對情侶負責攙扶我,我當然是繼續假裝睡覺唄,只是偶爾向前面瞄上幾眼,攙扶若琳的狗哥和灰狼,手上又開始不規矩,在若琳身上亂摸。

回到宿舍後,小美從我的褲兜裡找鑰匙,乘機摸了我的下體,我馬上來了反應,哇靠,阿明還在我身旁扶著我呢,忍住,一定要忍住。我好不容易忍住沒暴露,而小美已經找到鑰匙打開房門,然後和阿明把我放到床上。

“親愛的,不要走,我們在這裡來一場嘛,反正他也不知道……”

我去,我已經裝睡裝了一個晚上了,這個淫娃小美還不放過我,還要在我面前上演活春宮。不行,我可不願意他們在我房間裡再搞了,於是開始假裝睡醒,揉了揉眼睛,轉過頭面向他們,睡眼惺忪地望著他們。

阿明一臉無奈,跟我道了晚安,讓我好好休息,便拉著小美回去,而小美在出房門的一刹那,回頭看了我一眼,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,仿佛說,敢跟老娘作對,你死定了……

呼,一切都過去了,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。第二天醒來,我便到樓下買了早餐,敲響了若琳的房門。我想打聽打聽,看看她還記不記得昨晚的事。若琳打開房門,還穿著昨天的職業裝,看來是剛睡醒。她看到我,便把我讓進房內,自己去浴室換了件休閒衫,才出來和我一起吃早餐。

“昨晚可能玩得太瘋了,今天整個身子都散架似的。”若琳似乎完全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了。

“是你送我回來的吧,你真好,來,賞你個燒賣……”若琳叉起一件燒賣送到我嘴邊。

“你賞什麼啊你,這本來就是我買的好不好……”我毫不客氣吞下了她送過來的燒賣。就這樣,和平時一樣,我倆嘻嘻哈哈地度過一個愉快的早上。

我多麼希望,她能像現在一樣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,儘快忘掉她前任離去帶給她的心傷,就像忘掉昨晚的經歷一樣,迎來風雨後的陽光。